下部 商战无情 三十五 销售费用都必须事先写申
    (三十五)

    餐厅的服务员把我带到一个包房,叫翡翠厅。房间很开阔,与一般的稍微上点档次的饭馆没什么区别,是张四个人的桌子,餐布是洁白的颜色,餐具布置的很全套,桌上一尘不染,角落里放着台电视,旁边是个落地的衣架,透过窗户往外看,可以看到外面微波荡漾的水面。这样的环境很是合适聊天说话谈要紧事情,唐庆有挺会挑地方的。

    我粗略了翻看了一下这里的菜单,菜价并不是贵的离谱,算计了一下,两个人的点菜的话,加上酒水,大概能控制在五百块钱以内。邬老板最近让财务那边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这条最让销售人员头疼,就是凡是超过五百块的市场销售费用都必须事先写申请单,让邬老板签字,如遇特别的急的事情,必须事先打他电话征得他的口头申请,当然要口沫横飞的乱编一堆理由,比如前方已经战情迫切到十万火急的地步了,这笔钱你必须得花,如果不花钱的话,前期的工作就荒废了。老板要控制费用,节约成本,倒是无可厚非,不过,有时候这开销实在是不好掌握,去一趟稍微有点特色的娱乐场所,没有个两三千块钱,是下不来的。该条政策一出来就很受大家的抵触。不过没办法啊,老板是衣食父母,抵触归抵触,该到报销要钱的时候,还是得乖乖的按政策办事。

    唐庆有过来的时候,刚跨进门就说,“开了一下午会,忙啊。”他似乎对这里很熟悉,把外套脱下后,直接就坐到了上宾的位置上,这也没什么不对,一来他是领导,二来在我面前,他算是长辈。唐庆有叫了两杯绿茶,并轻描淡写的问服务员,“你们的焦总在不在?让焦总过来接待一下我们,我们这里有上海来的贵客。”服务员老实的说,“焦总还没过来,等他过来会转告他一定来您这里。”

    唐庆有转头,对我一笑,说“这家饭馆的老板焦总是我老同学,咱们来这里吃饭是给他赏脸,来照顾他的生意的。”然后他叮嘱服务员说,按照老习惯,就198块钱的标准,配个三菜一汤就够了。哈哈,这唐庆有挺会为我省钱的,也省去了我费心思照顾他的口味去点菜的麻烦。

    看唐庆有现在的样子,与白天的在办公室内的冷若冰霜、颐指气使的严肃表情,确实有些区别。我一直以为自己和那些成熟的中年男人能沟通的很好,也以自己有这个能耐心底自豪,在经历过一些事情后,才发现自己也就是和他们交流了些皮毛,每个人的心底都是无底洞,你也许在某些浅的层次上和他的思想有了共鸣,在更深的层面上,你可能永远都无法触及,年龄差距和阅历差距在那里摆着,人生的路机关重重,能多那几年的干饭,可不是白吃的。在老前辈面前,我就是做一个观众,一个听众,套用个时髦的词,就是做粉丝的份吧。

    唐庆有说,“小周,我想你做销售的,平时也花天酒地的吃惯了,今天呢,我就自作主张了,咱们两个人就简单随便将就一下。你别说我招待不周。”

    我说,“唐处,您别见外,客随主便,您能出来已经是我莫大的荣幸了。”

    我掏出了一包软中华,拆开包,对唐庆有示意了一下。我挺那个的,自己抽抽双喜之类的就可以了,见到领导一般都是递中华。

    唐庆有先是摆摆手,在我的坚持之下,还是他还是接过去了。

    他说,“我平时很少抽烟,闻到呛人的烟味儿就难受。不过,今天呢,我就抽一支。”

    我很高兴,说,“谢谢唐处给面子。”然后恭敬的给他敬上了一支,并帮他点上。

    气氛接下来有些沉闷,我眼神游弋,一会儿看着唐庆有,他似乎在若有所思,一会儿看着桌子中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开始后面的话题,于是只好用左手夹着香烟,用右手五个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百无聊赖。饭厅内缭绕着清香的烟雾。

    等菜端上来,发现还是挺丰盛的,有鱼,有河蟹,有素菜,看上去菜做的还很精致。唐庆有要了一瓶小二锅头,恰好我们每人一小杯。大家可以泯着喝,这么点玩意儿下去正好,可以微微有那么点醉意,又不会喝多了胡说八道。

    唐庆有举起杯子来,我也举起杯子,大家碰了一下杯,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