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三十八 总有些人在醉生梦死
    (三十八)

    唐庆友说,“你别以为是我对你们公司有什么瑕促,我还没小气的那地步。公是公,私是私,那是两码事儿,这个我分的清楚。”

    我更糊涂了,“唐处,我不明白您的意思。那公平竞争的话,我有优势,为什么不能报希望呢?”

    唐庆友说,“小周,我跟你明说了吧。你来的时间晚了。你不是第一次参与投标吧,对招标这种事情,总有些不简单的内幕交易在。这次招标,我的上司给我说过话,让我照顾一下另外一家公司,说是省政府的某领导特别关照的。好吧,我就点到为止。你是明白人,个中的厉害关系,你就自己去体会吧。还是那句话,我是让你别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

    我一脸的凝重。余下的时间我也没心思再去喝那酒,吃那还算美味的饭菜。买单的时候,我没抢过唐庆友,他说要付我买药的钱,我是死活也不收,不管能不能报销,不管能不能做成这单生意,这么点医药费,我还是能出得起的。他说只好他买单了,还是他签字买单了那晚的餐费。

    离开的时候,我搭了唐庆友的顺风车,他把我送回酒店。看不出老唐还可以哇,喝了那么点白酒,居然还能很稳当的驾驶车,还好,没被警察逮住。

    我上去后,脑子里有些空白。我操你大爷,这个世界上会怎么整出那么多复杂的事情呢。人活着,无非就是混口饭吃,找个人精神上恋爱,身体上**,多么单纯的,顺理成章的。连最具有统治力的天,也只分白天和黑夜,噢,还有有黎明来临前的黑暗,夜幕降临前的黄昏,就是他妈的这些暧昧不清的时候,纠缠交织出来很多的乱如麻。每天都在忙,每天都在盲,也不知道是为了所谓的理想,连唱《鬼迷心窍》的阿宗哥也搞不清楚。

    看来这次武汉之行本事就是个错误,我知道了不该知道,也没兴趣去知道的许多事情,费尽心思的前期工作公关也是做了无用功。收获的是,取得了唐庆友,杨勇的信任,算是对我的一点点安慰。这次做不成,就算是给公司发展了一个潜在客户,只能这么宽慰自己了。怎么说呢,就象你兴致勃勃的要去征服一座高山,费尽周折,爬到了山顶,居高临下了,看到了比在山底看不到的东西,却发现它四周的风景的并不迷人,还空气稀薄,让人窒息。

    发了条短信给林琛,“琛哥,我明天回上海了。”林琛很快打过来了电话。

    林琛说,“阿进啊,怎么样?武汉银行的项目应该搞的差不多了吧。我知道你小子脑子活络,肯定会折腾出些眉目来的。”

    我说,“还算顺利吧。不过事情还是具有很多未知性。我不想再耗在这里了,别处的客户有急事催呢。”

    林琛说,“听你口气不太对啊。阿进,我也找到了一个关系,我准备把我的产品和他们的产品一起打包投标。要不要我帮你引荐一下。”

    林琛压低了声音,“这个关系是高层来头的。”他这样说,更加验证了唐庆友的说法。

    我立刻回答说,“谢谢琛哥了。我的老板肯定不会同意这种操作方式的。”

    林琛说,“我靠,只要保证能给你的公司带来利润就好了。我不相信你的老板会给金钱有深仇大恨?”

    我说,“我老板志高存当远,他想做强做大自己的品牌,要做的是长期买卖,而不是只图一时之利。”

    林琛说,“瞎**扯淡吧,做生意是能赚一分是一分啊。你们不要太死板了。”

    我说,“呵呵,老板对这个项目,没给我施加压力。”

    林琛说,“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呗。我等会儿请客户要去丽京夜总会荒淫一下,你过来帮我挡挡酒吧,我不知道那些土地主们的实力,担心会招架不住,那样就臭大了。不过你对他们说你身份的时候,要说是我公司的同事。”

    我说,“我刚喝过酒啊,再喝就真的要倒下了。现在已经是红脸关公了。”

    林琛说,“你口才好,那你就动动嘴皮子和他们乱吹吹吧,拖延一下。至于喝酒呢,就点到为止。我说你酒量不行,他们也不会勉强你。”

    我说,“那好吧。”

    每天,总有些人在感怀着“断魂处,不胜悲,醒来方知梦少,愁生”,另外总有些人在醉生梦死,苟且的现世着。趁着有生之年,该干点什么就干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