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四十 老板们最会画美丽的大蛋糕
    (四十)

    到北京去参加公司的年中总结汇报,就像读书时候的期中考试,回顾前面的,展望后面的。我前段时间的工作差强人意,不好也不坏。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我精心准备了PPT文档,讲解的时候力图说的声情并茂。邬波不是笨蛋,看得出他心里是不满意的,数字在那里摆着呢,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与他的预期期望还相差的太远。

    邬波没直接批评我,只是在他办公室单独谈话的时候,委婉的指出,“周进,你应该把工作做的更好的。”。

    我差点就剩下拍着胸脯说了,“邬总,看下半年的吧,我跟的几个项目进展的很顺利,只是时间上往后推迟了,对于拿下它们我还是有把握的。”

    邬波拍拍我的肩膀,“周进,我相信你的能力。你也算是跟着公司一起成长的,你在的华东片区是经济富裕地区,项目也都是大项目,你们的成绩对公司来说很重要。我正在联系风险投资,管理层们也都在团结努力,积极筹划着到香港上市,到时候你也是成了股东的。不要让我失望啊。”靠,老板们最会给你画个美丽的大蛋糕了,展现在你眼前,一切似乎是那么的美好,让人充满了希望。

    公司开会的时候,也是各地的同事们难得聚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在一起的活动也挺单调的,无非就是打牌,去后海啊、三里屯啊什么的去喝酒。我本想去见一下胡彦伟的,挺想念这个发小的。有时候,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友谊,比女人还真挚。打他电话,说现在香港出差。我不想浪费他的手机费,最后,这厮问,周进啊,要不要我给你带些杜蕾丝回去,我用过香港卖的,和国内的那些感觉很不一样的,靠,鬼子就会糊弄中国人。我说,你自己留着用吧。

    最搞笑的是,在北京的时候,恰好有个上海的客户也在,他级别还挺高的,是某大基金公司的老总。我找了个仿古的饭馆,饭菜一般,就是环境挺古色古香的,加上宫廷式的服务,搞的他挺高兴的。人一高兴,就是满嘴里开始跑火车了,黄段子、荤笑话不绝于耳,反正不是公共场合,无所谓的,这样可以拉近距离。正觥抽交错间,老总的手机响了一下,是条短信。他打开了一看,乐了,原来是条皮条短信,老总一句句的念出来,内容如下:“小芳,丰满女,身高163,体重48公斤,功夫好,提供一流的服务。一次收费400元,包夜800元。不满意可以退费用。”还明码标价呐。最后一句还挺厚道的,看来干这一行也是比较讲职业道德。号码是个陌生的。我靠,不是那种恶心死人的1259之类的来电就好。

    说到手机短信,我恨死肖柯行了。这傻逼到夜总会去找小姐,完事后,经常干的事儿就是给他的干妹妹们留我的手机号码,更缺德的是,他给人家留的名字也是我周进的,有时图省事儿,直接就拿我的名片塞给她们。看来,肖柯行还是有女人缘的男人。我靠,经常在深更半夜的时候,收到莫名的短信,大意是,周进哥哥,怎么不来玩了啊,好想你啊。我上网查了一下那些手机号码,上海的,北京的,杭州的都有。开始我还蒙在鼓里,糊里糊涂的,这是留的哪档子的风流孽啊,还有鼻子有眼,指名道姓的,直接冲我来的,不会是我喝的不知道东西南北的时候,被人陷害了吧?还有就是过春节的时候,收到很多不认识的人的祝福短信,当时我还感动死了,我周进还是挺招人欢心的嘛。拿这事儿和肖柯行说起的时候,他丫诡异的笑,在我逼问之下,他才一五一十的全招了。气得我差点要和他绝交,这真他大爷的是损友啊。

    我怂恿老总说,“您照着这个号码打过去试试看,指不定是您哪个小蜜呐。让她陪陪你过过在北京这无聊的夜晚,不是件美事儿嘛,反正不满意包退。哈哈。”和老总说话,他让我称他大哥,我也没有见外。

    老总真打过去了,不过语音提示,您拨打的号码的已经关机。恶作剧了。据说,第二天早上老总又打了一次,语音提示,那个号码已经停机。还真他妈的邪门了。回了上海后,我到老总那里去拜访他,和他说笑话时,讲了这件蹊跷的事情,分析的结果是,是他的仇家在给他栽赃,如果他的夫人看到了这条短信,女人多数小心眼儿,肯定会起疑,然后大闹,夫妻反目,仇家的目的就达到了。真他妈的阴险,无耻小人无处不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