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四十二 这个跟腿的提供的服务真
    (四十二)

    当拎着一堆东西回到寓所的时候,把开门的肖柯行弄的大眼睁小眼。他说,“太阳没有从西方升起来了吧。你丫不是自称从来不做饭吗?你丫不是说进厨房的男人是上海小男人吗?”我说,“嘿,就算是吧,今天你就当跟着探索者飞船上了一趟火星吧。”刚从《环球时报》上看到,美国又启动了探火星的行动,那里空气稀薄,到处都是山脉,枯海,也就是地球的过去的影子,更绝的是,火星的运行轨道方向和地球相反,所以在它上面看到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不管了它了。我也改变不了火星的运转。再说了,这东和西也是相对的啊。秦二世的丞相赵高有个经典,他拉来了一头鹿,全朝文武百官照样给着他附和,这是头马。

    我从网上下了一些做菜的资料,按照上面的说明,加上旁边的肖柯行手把手的指导,很快的把洗、切、配等准备工作都做好了。我对肖柯行说,“把小魏、胡蝶他们都叫来吧,尝尝我的手艺吧。”肖柯行去打电话了。等会儿,他过来说,“胡蝶很快就过来,小魏说陪老婆去杭州上香许愿去了,魏金宝在和朋友搓麻将正热火朝天呢。”我靠,魏氏兄弟很忙啊。周大帅亲自动手下厨都不给面子啊。不过能来个雌性的也知足了。还有不晓得最近小魏和胡蝶之间是否还有保持着那种不明不白的关系,我也烦这个,夹在他们中间搞活气氛挺尴尬的。

    胡蝶过来的时候,砰砰在砸门。我从里面听那梆梆的高跟鞋敲地声音,就知道是她来了,我就喜欢小妮子的这股闹轰轰的劲儿。进了门,胡蝶把包扔到沙发上,连呼热死热死了。我探过头去,胡蝶一身清凉打扮,穿了裙子,套着一双长皮靴。就这么凉快的天,这身装束,她老人家还热啊。女人发起神经来真够作的。胡蝶高声叫起来,“贼头贼脑的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美女啊?”我回敬了一句,“美女见多了,都视觉疲劳了,突然来了个不那么美的,觉得有些惊艳。”急得胡蝶过来要掐我。女人的耳朵根子软,那是针对顺耳的话来说的,如果传进去的话语是反面的话,她就硬起来了。

    把做好菜端到桌子上去。Ladyfirst,处子吃就让胡蝶先来吧。她故作庄重的用筷子夹了一点点,探入口中,用牙齿使劲咀嚼了几下,嘴巴蠕动了几下,才咽下去。我用严重关注的目光询问她味道如何。胡蝶说,“不错不错,我还以为不能吃呢。”然后大家狼吞虎咽,把那些菜一扫而空。

    吃完饭,这次洗碗的任务该轮到肖柯行了,我TM终于翻身做了一次主人。

    胡蝶擦干净嘴巴,剔完了牙后,她说,“周进,我想逛逛街,陪我去吧。”

    我说,“好呀,就去八佰伴吧,近。吃好饭走走路,也有助于消化。”

    胡蝶说,“我想去浦西。到淮海路吧。”

    胡蝶让我帮她拎着包。我看了一下那个棕色的包的牌子,“哟,是LV的啊,很贵啊。不会是从襄阳路淘来的宝贝吧。”有次我想去讨好某女客户,想给她买个包,上网查了一下,看中了一款,不过吓死我了,不是LV包的款式太出位了,而是那个价格真是令人咋舌。即使我和那女客户合作了,赚的利润也没有那个包的定价高,权衡了一下,只好作罢。后来给她买了一瓶爽肤水,也就二三百块钱,那四十多岁女客户开心的不行,很爽快的就谈成了合作。可见,有时候并不是价格贵的就能达到效果。

    胡蝶白了我一眼,“切,这可是正宗的LV,在恒隆买的呢。我去年的年终奖全搭上了,加上吃了三个月的便当。”

    我不屑的说,“你们女人就是虚荣,不就是个牌子吗。按照你这么优雅的气质,配个没牌子的一样很出挑。”后半句是恭维她。

    胡蝶显然很享受恭敬,“可不是,我也不想花那么钱啊。可是,名牌毕竟是不同的。我带这个包,别人就会正眼看我。不一样的。你是不懂的。”

    那天陪胡蝶逛了很久,女人进了服装店,就像孙猴子进了蟠桃园,到处都是诱惑。说实话,对陪女人逛街这种行为,我是深恶痛绝,但是出于礼貌,我又找不出理由来推掉。我就找个地方坐下,看她试了一件又一件衣服,她问我这个款式好看不?我敷衍的说,你穿什么都好看,然后夸一下她的身材好,衣服架子模特身材配什么衣服都好看。胡蝶听后心满意足的说,那我就要这件了,然后把她的信用卡给我,说不用输密码,你帮我去刷卡吧,我再看看这件裙子。靠,我这个跟腿的提供的服务真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