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四十四 人都有需要八卦和被八卦
    (四十四)

    我说,“我很清楚的记得一件事情,就是初中毕业拍毕业照的时候,我的敬爱的生物老师说,同学们,拍照之前用凉水冲一下脸,冷水刺激面部,使得脸部细胞活跃起来,表情也会显得鲜活生动。”

    胡蝶说,“嗯,所以人是需要不停的激发的,驱赶走那些懒惰的因子。”

    我说,“嘿,你总能领会到我的意思。这样算不算心有灵犀呢?”

    胡蝶说,“我又不笨。”

    我转头看了一下,邻座上有一男一女两个老年人,也在等着烤鸭端上来。显然,两人是老夫妻俩,从两人的动作,言语,甚至长相上,都可以判断出来。很多人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就会渐渐有了夫妻相,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那是需要时间的磨出来的,就像一滴水,看起来那么的渺小,它不停的滴,能把看起来很坚硬的石头滴出坑来。

    想到水滴石穿的故事,我的思绪飘走到很远的地方。我和小琴在一起的日子其实非常短暂,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就寥寥无几天,有快乐的欢笑,同时也有摩擦,闹到最后,谁不搭理谁。我给朋友去诉苦的时候,想向他讨教些经验。朋友说,他和女友也经常闹矛盾,厉害的时候两三天不说一句话。朋友还说,现在的女孩子都有个性着呢,你要多理解、宽容、支持和爱对方,能有多大的矛盾啊?如果你受不了她,去找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女朋友啊,她肯定把你当成宝,也会对你言听计从的。那样的女人,你又不甘心要。女人是需要哄的,多说些甜蜜的话,你又不会损失什么,她心花怒放了,什么事情还不能解决呢?听得我那个头点的像鸡吃小米似的。这真他娘的是泡妞天才啊,妒忌死了。

    小琴给我说过一个道理,我印象里一直特别清楚,她说,骨折后,骨骼总会长好,而且伤口处更粗,就是因为钙被更好的吸收了。所以你要吸收营养,你就要有一点微创伤。一个组织也是一样的,有一些微创伤和压力,才会不断的吸收和进步。小琴有个表哥是体育运动队的,所以她知道这些。这道理我也懂,只是当时没有理解她讲这番话含义。现在好像有些明白了。小琴比我懂事。

    思绪被胡蝶拉了回来。服务员已经上了菜。胡蝶说,“看你怎么心事重重的呀?想什么呀?是不是和我在一起,你不开心啊?”

    我说,“不是。在想点碎事儿。吃饭吧。吃饭吧。”

    胡蝶说,“是不是在想什么坏点子啊?哼,男人一动花花肠子,肯定没好事儿。”

    我说,“荒谬。哪里有这么多点子啊,我的思路早都枯竭了。”

    胡蝶说,“嘿嘿,你们男人那方面的鬼主意都是层出不穷的。”

    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嘿嘿,看来人都有需要八卦和被八卦的激发。

    我说,“胡蝶,你说咱俩能发生点什么呢?”

    胡蝶含蓄的说了一句,“要是能发生点什么,早就发生点什么了。”

    我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意思。第一次和胡蝶见面时,我们泡完酒吧,大家微微有些醉意,我把胡蝶送到她租住的小屋子,当时,她和彼时的男友已经分手。在她干净的“闺房”里,闻着女人特有的气息的味道,我有些拘谨的手足无措,而胡蝶光着脚丫子跑来跑去,她打开电视,给我去烧水,泡茶,我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不知道演的什么节目的电视,心里在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去做。看着胡蝶略带酒意的红扑扑的脸蛋,我很想去啃一口。但是,我想起了某位高人说过的话,第一次和女人单独在一次,要表现的君子一些,这样很容易给女人留下好感,有了好印象,然后第二次下手就容易的多了。做个禽兽,还是禽兽不如,就在那一瞬间完成了。嗯,我打定了主意,今晚就点到为止。于是,我对胡蝶说,“今天太晚了,我不打搅你了。早点休息吧。”看的出来,我出门的时候,胡蝶的目光里有些恋恋不舍的。我趁机抱了她一下,胡蝶的腰部柔弱无骨。我吻了一下胡蝶的额头,轻轻的对她说,“下次我们再一起玩儿。今晚我很开心。”

    再后来,胡蝶忙着毕业,也很难再和她单独相处。等到她到了上海,我们“异性同居”的那段日子,两个人作息时间的不交叉,使得再次错过了深层次的交流。那时候,小魏那王八蛋趁虚而入。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