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四十五 收银员见怪不怪的对我微
    吃完饭,胡蝶对我说,“帅帅,再陪我逛逛街吧?”

    我摇摇头,板了一副面孔说,“老大,你不累吗?我的脚已经抗议啦。它可不是铁脚板。”

    胡蝶对我说,“不是刚吃好东西嘛,我还想再转转呀。难得有机会放风出来狂购一番。再陪陪我嘛。反正你回去也没事做呀。多陪女孩子逛街也让你长长见识,将来交女朋友的时候,也知道可以买什么东西讨得她的欢心。想不想我把你培养成品牌专家啊?”

    看到胡蝶的带着恳求的凝视着我的眼神,我一软,说,“好吧。舍命陪美女。”

    晚上又在淮海路转了很久,从百盛到太平洋百货,到ESPRIT专卖店。胡蝶也没买很多东西,大多数就是眼睛看看,用手摸摸,穿上试一下,然后挑点毛病瑕疵。看来胡蝶消费挺理性的,不像其他的大多数女人,一进商店就丧失了理性,脑子一热买回家一堆没用的东西,还乐此不彼。呵呵。

    临了最后,在二百永新对面台湾人开的水晶店里,还选了一对紫色水晶手链,戴到胡蝶的手上,特别的般配。据说紫色是一种神秘和诱惑的色彩,紫水晶能使佩带者增添女人味儿。我喜欢天然的有灵性的东西,比那些虽然炫目却俗气的金啊银啊的金属饰品不知道要强多少。

    到了十点多,大多数商店都要打烊了。实在是累的够戗。我去还在营业的街客买了两杯珍珠奶茶,然后两人并肩坐在街道边的长条板凳上,胡蝶伸长着双腿,用脚尖点地,双手则捧着杯子,嘴巴故意弄出乍把着的声音,似乎很甜蜜,很知足的样子。我在看着路边走过的行人,从行色,判断着他或他或者他们是做什么职业的。

    胡蝶转向我这边,“帅帅,帮我敲敲腿吧。走的都酸死了。”

    说实话,胡蝶的腿很漂亮,修长,白嫩,尤其是小腿。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我有个怪癖,与其他大多数男人欣赏女人的角度不通,一般人喜欢看女人从脸到胸再到腰再到屁股,我是先看女人的腿。根据周氏理论,脸大的女人有财运,胸大的没脑,腰细的多风骚,屁股大的嘛,生孩子是行家。现在推行计划生育了,生一个不笨的孩子就知足了,再说了现在的女人也娇贵了,都实行刨腹生产,屁股大的最原始的作用也失去了。如果腿好看,我对她的好感顿时加十分。比如,我喜欢港星梁咏琪,不是因为她的短发,而是梁咏琪的腿太妈的漂亮了。郑伊健有福了。靠,刚看到新闻,说琪伊恋已经结束。人在福中不知福啊。看来这第三者总归没有好下场的,老天爷会在冥冥之中诅咒着呢。

    我故意对胡蝶说,“不给。男女授受不亲。我们毕竟……”

    胡蝶温柔的给了我一个白眼,说,“哼,很多人想捏还没机会呢。现在本小姐亲自开放给你,你该受宠若惊。你倒好,居然不给面子。太让人失望了。”

    我说,“我也累了啊。你居然一点也不体谅下属啊。”我暗示该胡蝶给我敲敲腿。

    胡蝶说,“哼,那好吧。咱们回去吧?”

    我惊讶的问,“回哪里去啊?”

    胡蝶说,“周进,今天我不想回去了。你知道我是和别人的合借的房子,一到周末,那个妹妹的男朋友就过来,我可不想做人家的电灯泡,影响到人家小两口的生活。”

    我说,“去我哪里?”

    胡蝶,“肖柯行在啊,我过去不方便的。大家都是朋友,他会说闲话的。”

    我说,“那去开房?”

    胡蝶点了一下头。

    我想了一下,好吧。我问胡蝶,“要定什么房间呢?”

    胡蝶说,“你随意吧。我只想睡个觉。”

    我心里想,定个大床房吧,后面会发生很多故事。错失的轨迹不知道能否再次对上。嘴上却对胡蝶说,“嗯,我给你定好房间,我就回去。”

    到了我公司的协议酒店,就是常和林琛促膝长谈的那家。酒店门口有家可的便利店。胡蝶说,“帅帅,我晚上睡觉前要喝牛奶,另外,你帮我买块舒肤佳的香皂吧。我在酒店大堂等你。”

    美女真难伺候。我去了便利店,按照吩咐买了光明的舒睡奶,香皂,还买了条毛巾。去收银台的时候,看到摆在货架上的花花绿绿的那些安全套,我想伸手拿一个。突然想到了小琴,脸一热,迟疑犹豫了一下,刚想探过去的手,又缩了回来。便利店的年轻的女收银员见怪不怪的对我微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