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四十六 有一股肮脏的欲望升腾起
    (四十六)

    我把我的协议号报给酒店的前台小姐,问她,“小姐,给我个豪华A标准间。”小姐说,“对不起,周先生,现在房间都满了。不过,有一间大床房,你要稍等一刻钟左右。”我问小姐,“什么意思啊?我是你们的贵宾啊。叫你客房经理来。”小姐说,“我们张经理已经下班了。是这样的,生意太好了,实在没空房呀。这间房间因为客人电话过来马上要退了,总要我们的服务员去要打扫一下的。”这倒是这合我意,不正是我期待的么。

    这周末的酒店真是火爆啊。在西方有情侣酒店,是男女偷情的好地方,看来国内也普及的差不多了。

    胡蝶站在我的身边,她的视线在盯着门口的那几盆鲜花。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我拉了一下胡蝶的衣角,问,“大床房可以吗?”

    胡蝶说,“随便了,能睡觉就可以了。”

    拿了房卡,是后面的那幢楼。前面的房间都住客都满了嘛。胡蝶很自然的挽着我的手,依偎在我的身上,我们像一对亲密无间的情侣。我不由的揽住她的腰,我们进了电梯。

    进了房间,胡蝶扑到床上,就好像对那张大床渴望已久了似的。她连说累死了累死了。我的小娘哟,你逛街的时候怎么不说累呢?

    我找到了纸拖鞋,把其中的一双扔到床上,对胡蝶说“换上鞋子吧,洗个澡,就舒服了。”

    胡蝶抓了一把头发,头上凌乱起来,那样子是很楚楚动人。这OFFICE小姐吧,穿着套装的时候,看着就女强人,职业的眼光看过来,真的是没啥分别。如果换个环境,换身打扮,看着很有韵味的。怪不得,林琛那小子对OL特别的情有独衷。他丫说,最大的爱好,就是找一个OL,然后当着面,看她把所有衣服都脱掉,那会特别的刺激。我嘲笑过他的品味,成天在办公室里写文稿,做报表的女人有什么特殊的。林琛说,那是职业诱惑。我骂他,你干脆像小日本一样,去玩小护士或者空姐或者女战士的制服诱惑好了。林琛说,他真想去玩那些的,问我的路子广,哪里能买到那些衣服。现代的人啊,都蜕变成什么样子了。

    胡蝶脱掉外套,留着内衣。我以前真没好好的仔细看过胡蝶。她已经不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了。几年的洗礼,变化太大了。大家都在变,只是你没有察觉到罢了。胡蝶身材还挺好的,前面的波峰很傲人,后面的臀部也被束身衣服绷的圆圆的。我的心中突然有一股肮脏的**升腾起来,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胡蝶看到我的眼神,她捏着腮帮子和眼睛,对我做了个鬼脸,说“我去洗澡澡了,别偷看哦。”我的鼻子里有一种想涌出液体的感觉,靠,不会要流鼻血了吧。真他娘的丢人。

    她进去卫生间的时候,我听到门锁卡嗒一声锁上了。这小妮子,还防着我呢。我点了一支香烟,打开电视,装摸作样的看起电视来。鬼知道电视里演的是什么节目。

    还好,胡蝶洗澡的时间不是太长。她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另外一副模样。当然内衣还是在穿着。胡蝶钻到床上,用被子盖住上身。

    她把脚伸过来说,“帅帅,帮我捏捏脚。”

    这次,我顺从的上到床上,把胡蝶的的一条腿搭到我的腿上,把她的左金莲放到手上,开始胡乱的捏起来。

    胡蝶说,“哎呀,你没做过脚嘛?你好笨呐。要按准穴位啦。喏,往中间来一点。”

    胡蝶的脚丫子长的很可爱,还有些香气,淡淡的。这女人不会脚上也撒香水吧。我居然有些爱不释手了,忍不住的亲了一下,还想要咬一下。看来我也挺变态的,不只有十足的恋腿癖,还有恋足癖。

    胡蝶说,“嘻嘻,你也喜欢我的脚丫哇?我爸爸最喜欢啃我的脚啦。前几天,他过来了一趟,我们父女在一起,他都是抱住我的脚丫子不肯放。”

    在胡蝶的指引下,我按的逐渐的对上位了。胡蝶满足的直哼哼。我的手也从脚已经移到她的小腿上。

    胡蝶说,“帅帅,下手重一些。对,就这个力道。

    胡蝶突然发问了一句,“进,你想吗?”

    我不假思索的应了一句,“想。”

    胡蝶问,“真想还是假想?”

    我说,“真想。”

    胡蝶哈哈大笑起来,“周进啊,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今天老朋友来了。可惜哦。其实我也很想的。”

    我呆住了。这女人在涮我呐。把我的胃口吊这么高,就像坐过山车,已经快爬到了顶部,马上要享受最**的快感了,又一下子把我扔到谷底。

    胡蝶说,“帅帅,对不起。其实我不是个随便的人。我不像其他的那些贱女人。咱们会还有机会的。不是吗?”

    我噢了一声,本来在按着她的美腿的双手也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