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四十七 你还待价而沽啊
    (四十七)

    胡蝶说,“别停啊。帅帅,我觉得好冷。”

    我说,“冷吗?可能空调的冷气开的太足了。我去调节一下,把它打到LOW档吧。”

    胡蝶说,“不用。你是笨还是傻啊?你过来,抱抱我吧。”

    我靠在胡蝶的身边,只是用双手合住她的双手,确实很冰,冰的凉。

    胡蝶说,“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我故作洒脱的说,“哪里有啊。你不行,我也不能强求你。咱们是好朋友,不是吗?”

    胡蝶说,“别骗我了,我看得出来的。你的眼神告诉了我。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它可从来不会说谎的哦。”

    我翻翻白眼说,“切,你这都可以看出来。那你好去做专业侦探了。”

    胡蝶叹了一口气,“我觉得好没安全感。就是想让你抱一抱嘛。”

    我说,“为啥没安全感啊。我这不是很老实的在你身边嘛。如果你觉得我是色狼,就手里拿把剪子,如果看我不顺眼,随便你处置。”嘴巴做出了一声卡嚓的声音。

    胡蝶说,“我还信不过你?咱们前前后后也认识几年了吧。你可真笨。”

    我抗议的说,“拜托,我很聪明,也很理智。你别骂我,老是摧残我的自信心。这样很不仁道的。”

    胡蝶说,“还记得上次我给你说的事情吗?”

    我说,“什么事情。我忘了。”

    胡蝶说,“你这猪脑袋啊。就是上次在MSN上我给你说的呀,有个男的在追我。他还在一直追着我。”

    我说,“人帅哥都送上门了,你还待价而沽啊?”

    胡蝶说,“不是的。我已经对爱情失望了,可以说是绝望了。任何事情就让它自然发展,随遇而安。即使有遇到,我也不会全情的投入,要给自己留条道路,以便可以全身而退。”

    看来,这第一次恋爱失败的经历已经给胡蝶身心刻上了深深的烙印,变得这么的理智,这么的缺乏安全感。感情很珍贵的,即使受伤也要为你值得的人。我操那个孙子。王八蛋自己爽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徒让别人受到伤害,痛苦的阴影一直伴随着。再想到我上次误解胡蝶和小魏,我有些懊悔。

    我说,“别苦恼了。过去的事情别看的太重。患得患失的不好。总要有重新的开始的。只要你觉得他不错,看准了人,他对你也无微不至的呵护你。不是个很好的选择吗。”

    胡蝶说,“那男人是我们公司的一个重点大客户。自从那次我陪老总和他谈判完,然后在酒席上,我大概表现了一下,被他赞不绝口,然后要了我的名片,后来就经常找借口到我们公司来。我们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胡蝶接着说,“我陆续知道了这个人的底细。他今年三十岁,浙江慈溪人。家境富裕,自己家有两个模具厂,还在上海有两个店铺。他自己在宁波市里和上海各有一套住宅。更重要的是,他已婚了,有个两岁的男孩。”

    我惊讶的说,“啊,这小子想包二奶啊。”靠,这胡蝶怎么都是做二奶的命啊。我这话毒了,因为还是忍不住联想到了和小魏的也许是莫须有的恋情。

    胡蝶说,“他说和妻子感情不和,那个女人也不能给他的事业带来任何的帮助,并且只知道花他的钱,成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像个狐狸精似的,一点都不在意他的那个家,当然也没法经营他们的婚姻。所以,他在准备离婚。而我不同,我是他喜欢的女人,他说我漂亮,温柔,聪明,有见识,他去寺庙里求过签,我这类的女人是可以旺夫的。他还说一离婚,马上就可以娶我,然后在上海再买一套房子,房产证记在我的名下,另外给我买辆POLO.”

    我靠,这不是典型的包二奶的嘴脸嘛。很多不知道所以然的有点虚荣小女生,被这些甜言蜜语,肯定早被糊的一愣一愣的了。

    我说,“那你觉得他讲的话里,是多少可信的?”

    胡蝶说,“我也不知道。反正他对我出手很大方的,经常的给我送花,经常的送我名贵的化妆品,首饰。不过,那些东西我都没用,放在家里呢。”

    我说,“挺舍得投资的啊。”

    胡蝶说,“帅帅,我很困惑,这算爱情来了吗。不知怎么的,我觉得很害怕。其实我也很寂寞,经常想,找个不错的,把自己嫁出去吧。可是,……我遇到的怎么都是些**型感情啊。也许我前辈子做了什么恶事,今生是回来赎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