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四十八 咱们这代人还会有一辈子
    (四十八)

    说到动情处,胡蝶委屈的哭了起来,泪花顿做杏花雨。我掏出一包心相印的纸巾,递到她手中。这男人的心底大概都是心软的,会怜香惜玉,最看不得女人的眼泪的。胡蝶的鼻子还在不停的抽搐。

    我说,“别哭了。你要仔细想清楚,你想要的是什么?适合自己的又是什么?我说下面的话,你可能不乐意听。那个土大款现在来追你,甚至答应肯和他老婆离婚来娶你,将来说不准他也可能和你离婚。”

    胡蝶说,“我心里也有这样的担心呀。你这话我也当面问过他,他说不会的,娶了我,就和我过安稳的日子。他说会让我辞了现在的工作,去全力的配合他的事业,或者干脆让我做全职的太太。你没听说吗,男人第一次结婚的时候,都是糊里糊涂的,就那么的赶鸭子上架了,婚后才发现,这样的婚姻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他们都要么就是那么的将就着在一起一辈子,或者都是渴望逃离,再去寻找新的婚姻。男人对于第二次的婚姻都特别的珍惜,不会再失去它。”

    我说,“我的好MM噢。这些理论都是那男人说给你听的?我今天算是明白了,这大上海的离婚率这么直线上升的原因,还有,原来有很多的家庭都是在苟且着的。我问你,如果你真的接受那个男人,你将来会觉得幸福吗?”

    胡蝶点点头,“我觉得他说的也是有点道理的。我是经历过刻骨铭心的恋爱,他是有一段痛苦不堪的婚姻,我们还是有相似点的。女人嘛,多少是有些虚荣的,即使我背负着道德的十字架,我忏悔,我坦然,上帝也会原谅我的。其实,我想要的很简单啊,就是住在属于自己的宽敞的大房子里,窗明几净的,两个人牵手简简单单的过日子,生个小baby后,我们的重心都转移到孩子的身上,疼他,宠他,让他不再像我一样吃苦,受累。看着baby在自己面前幸福的成长,这就是我的追求。”

    我说,“胡蝶,你说的我都心动了。按理说,你的条件挺不错的啊,人长的挺漂亮的,听说你爸还是你们当地的一个矿长,家境也很好。作为朋友,我想说的是,你趟进这个土大款家庭的混水,实在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你就信他的一口话?我还是想说,你想想他的那个老婆吧,他老婆即使真有他形容的那么的不堪,可当初他选择了她,还组建了家庭,必然有其中的缘由。我还是担心,将来的某一天,她的今天的命运会降临在你身上。选择能一辈子去生活在一起的男人,要慎重一点。要爱就真诚的爱,别掺杂其他的元素,不要太过贪心。”

    胡蝶叹一口气,“周进,你说咱们这代人,还会有一辈子的指望吗?我觉得自己生命中的那部分热情,都已经燃烧殆尽了。加上在这个物质至上的城市,人的一些**很容易滋生邪恶,龌龊,看你自己是如何把握了。”

    我心里说,“男女是不同的。女人容易被外界的诱惑改变心灵,男人则是容易身体出轨。身体出轨了还能挽回,心灵走入歧路,就再也回不来了。”

    这句话,我想对胡蝶说的,想想,还是没有说出口。那就对自己说吧。钱小琴呢?小琴让我等着她回来,她说肯定不会留在那边,她出去两年拿到学位,就会回来,那时候我也会有点积蓄了,我们就筹备着结婚。她去英国留学读书之前,我送给她一条脚链,小鸟儿飞得再高再远,那条脚链子却永远标识着家的方向。她则把她的一条粉红色的小内裤留给了我,上面有她的气息,让我想她的时候,就看一看,亲一亲。钱小琴在上飞机之前,还给我留了三句话:1、手机要24小时开机,虽然越洋长途很贵,她想我的时候,就会打电话过来,能随时找到我。2、养成好的生活习惯,要每天锻炼身体。3、不许和其他的女人眉来眼去的,**只能和自己的手亲密接触。我是很认真的执行了小琴领导的要求。

    我嘴上是这样对胡蝶说的,“嗯,如果你有耐心,和横心,就找个真心的,虽然不会像以前那样的纯洁,但是碰个可以与自己患难与共的人,就好好珍惜,不要错过了,…………”

    胡蝶说,“是的,说的有道理。我也是只是有点点心动,并没有付诸行动啊。人生大事儿,我会慎重的。你可别鄙视我,我是把你当朋友才对你说这些的。说出来,我舒服多了。这些天,可把我憋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