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五十二 人类的玩偶
    (五十二)

    我的心里一直有个偏见,我不喜欢那些外企的员工。好好的中国人,却要成天彼此之间口中Tom或者Jacky的称呼,说话时也会夹着几个英文单词,真要来原版的对话,就歇菜了,连发个日常的Mail也要靠金山词霸的帮助。小琴去了英国后,我和她在网上聊天的时候,她有时图省事儿,就发些英文对话,我故意说,我看不懂,你这才出去几天啊,就学会忘本了,要不得啊。在我的教导下,小琴长了记性,我指导她在她的笔记本上安装了最好用的紫光拼音输入法,以后跟我说话也都是用中文了。

    偏偏上海这地方就是个洋买办们遍地的地方,连我的房东小魏也有个洋名叫GaryWei.我只知道曼联队有个牛逼的后卫叫加里。内维尔,汉语的谐音是“家里那位儿”,也就是内人的意思,小魏的“家里那位儿”他就是一直搞不定,所以频爆家庭危机。外企那群人趾高气扬的,走路时狂妄出格的恨不得鼻孔朝天,娘的,不就是新时代的假洋鬼子嘛,牛逼啥。俺们老家对走路看天的人,有个叫法曰:望天猴,猴子嘛,总归是进化不全的动物,被套上链索,成为人类的玩偶。

    见倪杰是在当天的下午。我约了直接去办公室拜会他。IBF的办公地点在热闹的淮海路上的香港广场。他们的办公环境很不错,进去感觉就是大气,温馨,这里租金应该不菲。公司形象嘛,值得去投资的。前台给倪杰打了个电话,让我去第三接待室去等,第一和第二接待室已经有人占用了。

    我隔着玻璃窗户环顾了一下办公室,上百号员工都在各自的方格子里忙碌着,但是忙而不乱。毕竟有正规的大公司啊。李云非曾经开玩笑的对我说,IBF公司习惯于集团作战,一点小事情,都会动用很多的人来参与,他们的人员负责细分到了接口、数据库、操作系统等,不像你们华扬公司,工程师的知识面比较广,各项基本功都比较扎实,是通才,一个人通通搞定所有的事情。我不知道李云非这是赞我,还在臭我。我们的华扬,毕竟是家民营企业,实力自然无法和跨国五百强的IBF抗衡。人家走人海战术,我走精英策略,以一顶十呗。所以有种说法,民营企业主要靠销售的个人能力赢得市场,而外企的销售更多是在执行层面,他们的营销体系太厉害了,销售人员没某个人也行,完全的摆脱了对某个人的依赖,这个人走了,另一个人马上可以顶上来,接班人可以是从市场招聘的,也可以是内部提拔的,他们靠的是整体。

    华扬公司,最后的归途是不是能像IBF公司这样,这得看我们邬总的英名神武了。这,似乎是个好高骛远的梦想。我也操心太多了。现在不是过去那种在一个地方终守到老的时代了,今天我在华扬公司,明天也许我就到了其他地方。于公司于个人,现在该要做的是要把自己做强做大,具体的做好实事,自己培养有几项核心竞争力是最重要的。

    见到倪杰的第一眼,我就他产生了好感。别误会,这是男人之间的好感,不涉及其他的,也不同于比如《断臂山》、《蓝宇》之类的。倪杰很热情,与我的想象中的清高、冷酷、自恋不同。他进来给我递了名片后,就说很久仰我,一直想和我聊聊来着的,就是苦于没机会。他太客气了,虽然是句客套话,这还是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接下来谈了些很虚的东西,比如现在的市场情况等等。我在等着话题切入主题。我的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达成和倪杰结成利益共同体,打消掉他的顾虑。要为他谋利益,他才会为我谋利益,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我发问,“您知道,我是为李(云非)老师那儿的项目而来的,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倪杰微微一笑,说,“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个项目,我们IBF是总集成商,这个是早就内定的事情。”

    我靠,这么自信啊。

    我,“那就是说我的机会很小咯。可是客户给我暗示过,想和我合作。”我拿客户来压压他的锐气。

    倪杰,“你是和李老师沟通的吧。嗯,我知道,李云非在领导那边力荐你。这也是我愿意和你见面的原因。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