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五十三 风险是个很敏感的话题
    (五十三)

    既然倪杰这么说了,我明白李云非还是够意思的,他一定在他老总那边帮了我,他的意见还是有作用的。看来领导还是开明的,如果在工作决策中硬是要搞一言堂的话,在属下面前也不好交代。嘿,听倪杰这么一说,我还有转机。

    我气定神闲的说,“我在前期也做了不少工作的,我的方案很适合他们的应用。李老师是知道的。”我就打李云非这张牌来压倪杰。

    倪杰,“这个我也明白。所以我想和你老兄谈啊。”

    来之前我是做好了听倪杰狮子大开头的准备的,看现在的情况,主动权有些偏向了我这边,我可要把握住。

    我说,“虽然说”场上对手,场下朋友“,现在咱们可是竞争对手啊。”

    倪杰说,“那今天是你主动来找我的噢。”倪杰又将了我一军。

    我说,“哈哈,咱这不是准备化干戈为玉帛嘛,我想找个稳妥的解决办法,大家都满意。”

    倪杰说,“我欣赏你这句话。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协商解决的,没必要闹的大家都不愉快,最后伤了和气。我们乙方拼的头破血流,最后得益的是人家甲方,我们什么都捞不到,辛苦的劳动也白费了。不是吗?”

    这倒是句大实话。

    我发问,“你老兄怎么打算的?”

    倪杰扭头看了一下会议室的门,似乎怕外人听到,然后他说了一句话让我简直要乐疯了,他说,“实话告诉你吧,我们IBF在这个方案里推荐的那款硬件设备供不了货,我们的软件对他们的平台支持还存在缺陷,所以必须找第三方的合作伙伴!”

    妈的,现在是天上掉馅饼了,当然这个馅饼是我自己求来的。

    我说,“现在去找其他厂家时间也比较紧迫了吧,我看过行里的日程表,很快就要上线了。咱们可不能影响行里的进度啊。”我在故意制造紧张局面,给倪杰暗施加压力。

    倪杰说,“目前市场上同类的产品也有,有些厂家可能得到消息,也来找过我。那些产品用上去也能满足要求的。”靠,这家伙看来也明白货比三家的道理,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花样要使出来。

    我直截了当的说,“老兄,其他家现在才来,是不是晚了点。嘴上谁都会把自己夸成一朵花,可没经过实地的测试,谁能保证风险呢?你,还是我,还是银行的领导?你可要选择个稳妥的方式。”

    风险是个很敏感的话题。在银行界,IT建设上的投资那么大,都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系统瘫痪了,不光客户埋怨,造成很坏的社会影响,同时更重要的是影响领导的仕途啊。所以领导的处事原则是,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稳定压倒一切啊。

    倪杰说,“那是哦。我的上司嘱咐我了,一定要选择家有实力的公司合作。我上司和银行的高行长私交很好,这次他可是全权委托我了。”

    我说,“如果我能咱们IBF合作的话,那是很荣幸的事情。”

    倪杰说,“我比较和权衡了,我想和你们合作。”

    哈哈,倪杰终于表态了,局面到现在很明了了,变成了倪杰要求我。

    我说,“咱们一定会合作圆满的,我不会亏待兄弟你的。”

    倪杰又扭头看了一下门,门关的很掩实啊,外面的人停不到里面的说话的。他压低了声音说,“我也相信。不过,我有个条件。我了解这个市场行情的,你们大概会有20个点左右的利润,你知道我是为公司做事,要公司能交代的过去,我希望成交后,我们IBF能有10个点的盈利。我们五五分成,这样比较公平。”

    我靠,这小子大概是属鲸鱼的吧,胃口那么大,忒狠,一下子要吃掉我的一半啊。

    我摆了摆手说,“老兄啊,我也有一伙兄弟要吃喝吧,也要分摊费用的。”

    倪杰翻了翻白眼,说,“和IBF合作,你们负责好技术环节就可以,剩下的事情都不要你去管了,我还要去打通其他的环节,你知道那需要花费不少的啊。这样吧,那就找个吉利的数字,8个点留给我。”嘿,像杂货摊上的讨价还价啊。

    我用脑子简单算了一下项目的实施时间,人员费用等,合计了一个数字出来,说,“老兄,看你也是个实诚人,我就给你说个底价吧,我拿六个点出来,三个点留给你们公司,三个点给你本人,这样我比较好操作些。你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