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五十四 夫人吹吹枕边风已经不得
    (五十四)

    倪杰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满。他说,“周兄,我再给你透漏一点信息,我的上司陈珏和高行长的关系非常密切,高行长的夫人陈佩可是陈珏的姐姐。”

    我靠,夫人吹吹枕边风已经不得了,伺候不好的话,不但不许上床亲热,狠角还要罚跪搓板的,再加上坊间位高权重的姐夫和风情小姨子风传的那种暧昧关系,惹不起啊,我去冒犯她们,还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啊。看着倪杰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我心里真想上去抽他一个耳光。你大爷的,这生意场上真是险恶啊,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之极至,连裙带关系都搬出来了。我他大爷的怎么没有有权有势的亲戚啊,能傍上一棵大树就吃喝不愁了,我也不用费尽心机的去一个个打单子了。

    怨天尤人是没有用的,还得回归到现实来。我刚才合计成本的时候,已经心虚的故意压低了一些报价,其实还是留有空间的。我如果一下子把底露出来,那才是傻逼。我还没到一下子就掀起底裤供人眼奸的地步呢。于是,我故意做出一副谦卑的表情来。

    我说,“IBF公司强啊,各方面工作都做的那么到位,怪不得你们是生意场上的常胜将军呢。兄弟佩服。”

    倪杰顺水推舟的说,“那我们要供奉的各路仙人也多啊。哎,都要花钱的,哪一位大爷大奶都不能得罪的。”他做了个点钞票的动作。

    我会意了。到了这个局面,只能咬牙答应他的要求了。

    我沉思了一会儿,说,“倪经理,我就不给你绕圈子了。我答应你的要求。不过,你8个点中,你要给我本人留半个点,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既然如此,我得为自己争取点什么。以前我做事从来都是公司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很少考虑到个人的得失。不知为什么,这次我动了私心。大概我变了。这是好,是坏,谁知道呢?老古人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社会风气就这样,只能这么劝自己别心太软了。

    倪杰笑了,“好,周兄是痛快人。就这么一言为定了!”

    我说,“那咱们效率高点,直接签订一份排他的合作协议吧。毕竟落到纸上,你好去给上司交代,我心里也踏实了。那半个点的事情,另外签订一份补充协议。”

    倪杰说,“补充协议怎么签呢?”

    这个我不担心,恰好我也在投另外一个项目的标,手头上有公司的公章,直接按照谈的条件,我盖章就是了。

    我说,“合作协议上就按照标准格式来,那个是给我领导看的。补充协议属于我和你们公司私下的协议。”

    倪杰说,“补充协议的事情,我得编个理由,写签呈上报,要我们大中国区的老板签字。不过,周兄你不用担心,我操作过类似的事情,外国老板在中国待久了,也很熟悉咱们的国情了,他会同意的。”

    倪杰这么一说,我也就定心了。这家伙这么乐意配合,他本人肯定也会得到不少好处的。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签完合作协议后,我长嘘了一口气。又打点完了一件事情。

    我回到住处的时候,看到在沙发上看电视津津有味的的肖柯行,我对他打出了一个V的手势。

    肖柯行乐了,说,“阿进,那个单子的事情搞定了吧,恭喜你啊。”他肯定不知道我吞私的事情。看着肖柯行真诚的脸色,我有些冒汗,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他,对不起邬总。

    我满不在乎的说,“可不是,咱一出马,什么事情不立马搞定啊。嘻嘻,其实这都是大家通力合作的结果啦。说吧,想去干点什么,今天我请客。”

    肖柯行凑了过来,嬉皮笑脸的说,“嘿嘿,我听说花木那边新开了个场子,妞儿都不错的。我的球友顾正阳给我推荐过多次了,说那地方好啊,说的我心动了呢。”顾正阳我见过,他最近和肖柯行打的火热。小伙子是上海人,长的挺阳光勇猛的,一看就是个超级炮手。这家伙在上海电力工作,他老婆和我们一起吃过饭,长的很对不起观众,脾气却很大,在她面前,顾正阳乖的像只小绵羊。顾正阳怕老婆的原因是,他的工作是老泰山安排的,这软饭吃的也不是那么香喷喷的。当然,人被压迫久了,必有反抗的情绪的,所以顾正阳经常去欢场寻乐。

    我对肖柯行的要求是求之不得,刚得了一笔不义之财,那就去花掉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