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五十五 编个理由跟老婆请假
    (五十五)

    我最近的压力挺大,也想找个地方去把它释放掉。

    见我的点头的表情,肖柯行知道我准会答应的。他说人多气氛好,热闹,有个领路的过去也不至于挨宰。然后忙不迭的打电话给顾正阳,谁知道顾正阳有事,他说晚上答应了陪老婆在家看电视,有部肥皂剧今晚要大结局了,还要缴公粮,这似埋怨的说下次有这等好事儿要早点通知他,他好编个理由跟老婆请假,临时有活动的话,那雌老虎肯定不会同意的。已婚男人就是麻烦啊。

    我对肖柯行不以为然。欢场的妈眯都是势利眼,她们眼里只有白花花的钞票。只要花钱来搞的都是爷,都是她嘴里的周少、肖少。

    肖柯行只好悻悻的作罢。他问清了那个场子的地址,就在花木镇的牡丹路上,打车过去说缤纷时代,开出租车的都知道那家夜店。我听到牡丹路这三个字,忍不住赞叹,真是好名字啊,牡丹是咱中国的国花,自古有名言曰,“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多少英雄好汉,为了女人,而前赴后继啊,从楚霸王项羽到平西王吴三桂,莫不如此。法国人民崇拜的小个子英雄拿破仑有句话,说,“看一个男人是不是男人,就看他爱什么样的女人,还看他如何死。”英雄就是不一样啊,把女人和死都挂钩在一起了,当然在床上累到精尽人亡不属于这个范畴。咱啥时候能升华到这个层次啊。

    我想想请倪杰来吧,好不容易攀上了IBF这棵大树,我得笼络一下他的人心,希望能再加深一下感情。电话过去的时候,倪杰那边也在歌舞升平呢。他说,哥们抱歉啊,在陪外地来的客户呢,分不开身,这次谢谢了,下次我请你。他这么说了,我也作罢。

    我看了一眼肖柯行,耸耸肩膀。肖柯行说,那咱两个去吧。看来这小子真是精虫上身了,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真没出息的家伙,我摇摇头。

    出租车往花木方向开去。一路上都是些新开的楼盘。我问出租车师傅,“这一代的楼盘现在什么行情啊?”

    师傅转了转方向盘,“很贵的,大概都一万五的样子呢。这边住的都是富人呢。”

    我咂了一下舌头。两年前,我刚来上海的时候,去张江的客户那里,路过这里,楼上挂着飘符,出售价也就是四千左右的样子。都说这两年上海房地产泡沫厉害,没想到涨到这个地步了,翻了三四番啊。早知道不他妈的做IT了,做房产估计早发了。

    肖柯行说,“阿进准备买房娶媳妇了啊?”

    我说,“去你的。就这房价,谁买的起啊?咱们的那点工资你又不是不知道,除非邬总多给我们发点奖金。”

    我问师傅,“那么贵的房子,都卖的出去吗?”

    师傅说,“上海有钱人多着呢,还有外地做生意的,外国大公司的白领什么呢。每次一开盘,立马都售磬的。最可恶的是温州人,他们抱团炒房子。阿拉个市长也号召外国人来上海炒房子呢,扯纳。所以房价像直升机一样往上升啊。上海的房子不是造给普通老百姓的。”

    我说,“是啊,买房子难啊。”还好小琴现在还在读书,等她毕业了回来,逼着我买房子的话,就我那点积蓄,估计要去跳黄浦江了。

    缤纷时代娱乐总汇,看到那块巨大的招牌,我知道地方到了。进了自动门,有两排穿旗袍的漂亮小妞打招呼,然后一个拿对讲机的穿白上衣黑短裙的妈眯模样的年轻女人过来,问,“先生预定房间了吗?”我说,“没有,我找小苗。”

    那个女人很甜美的笑了,“我就是小苗呀。先生贵姓?”

    看到这么正点的小妞,我的嘴角也飘过一丝笑意,说,“是我的朋友顾正阳推荐来找你的。”

    小苗说,“噢,是周先生吧,干老公给我打过电话了,要我招待好你们呢。就两位呀?来,跟我来吧。”操,听那亲昵的口气,估计顾正阳没少照顾过她的生意。

    小苗给安排了一个中包,里面装修的比较豪华,墙壁上还挂了一副文艺复兴时期的壁画,显得环境比较幽雅。小苗用对讲机说,“安排几个妹妹到7号罗马厅来。”立马门口来了一队年轻漂亮且衣着性感暴露的女郎。

    小苗说,“周先生来点个妹妹陪吧,我们这里的姑娘可是以素质高闻名的,服务水平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我让肖柯行先来。他一眼就相中了了个咪咪很大的妹妹。我对肖柯行的品味还是很了解的,刚才还在琢磨着这家伙肯定会选她,果不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