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商战无情 五十六 我比较喜欢写实风格的《
    (五十六)

    看到肖柯行已经和大波妹腻歪到一块了,这小子还真是饥不择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差点就和小妹成联体婴儿了。我对小苗摆了摆手,摇摇头,意思是没有满意的,再换一组人过来吧。这有些摆pose的意味,显得个人的要求比较挑剔。其实,我确实不太喜欢眼前的这些女人。

    周星驰的喜剧电影里,我比较喜欢那部有些写实风格的《喜剧之王》,据星爷私下说这部戏也是他从底层跑龙套的到大师的走过的路的写照。里面最搞笑的一段是,周星驰调教欲装清纯学生妹的张柏芝,教她如何讨有钱的寻欢客的欢心,到后面张柏芝双腿职业性的劈开双腿叉到周星驰的身上。

    经过周星驰的开导后,张柏芝成了一个受欢迎的坐台女。那时候的张柏芝多么的可人儿啊,特别笑的时候,眼神里总有像烟花盛开一样灿烂的东西,在人的心中荡漾起层层涟漪。可见男人心底潜在里都有不要脸的因子在。我也喜欢看上去清纯点,你娘,那些化了浓妆的,或者看上去就骚兮兮的,再开口满嘴荤话,实在提不起兴趣来。这人的要求还真高。

    小苗会意了,立马安排了另一波人过来,小苗热情的说,这位是上过超级模特的选手,那位是参加过上海旅游小姐选拔。我瞄了几眼,操,都挺有来头嘛,小苗是在那里满嘴开火车吧,能有那么牛逼嘛。这次,我看上了在最边上的一个女孩子,她在那里安安静静的,有些害羞,双手捏着衣角,还有些紧张,丝毫没有这种场合里的那种胭脂气。小苗不亏是职业老鸨,她看出了点苗头,她立马说,“这个姑娘叫琦瑶,在海运学院读书呢。周先生真有眼光,琦瑶是上海女孩呢。琦瑶,笑一个给周先生。”嘿,《长恨歌》里那位女主角也是这个名字。我点点了头,就是她了。

    琦瑶轻飘飘的走了过来,很温顺的坐在了我身边。小苗问我们要什么酒水,她说包厢费1200,送一瓶黑帮,一个果篮。我说,先把送的东西上来吧,后面需要什么再点。

    公主把酒水上来了,还拿了四副筛子。小苗很爽气的分别敬了我和肖柯行各一杯,然后她叮嘱我们玩好,就很识相的掩门出去了。

    琦瑶捋了捋头发,问我喜欢唱什么歌,她帮我选。

    我说,你热不热?把外套脱了吧。我们点首合唱的,先预热一下。

    琦瑶点了好几首,什么《有那么一点动心》、《广岛之恋》、《在雨中》之类的。肖柯行则和小姐在玩骰子,丫特流氓,说谁输了谁就脱一件衣服,输完了就脱光衣服,然后在台子上挑tabledance。看的琦瑶在一边哧哧的笑。

    我和琦瑶也没多说什么话,我不会问她为什么到这里来做的原因的,问一千个小姐,一千个小姐口里都会有相同的或者不同的悲惨的故事,如果你信她们的话,就傻冒大了。

    等那边肖柯行和大波妹进行的差不多了。我提议跳劲舞吧。大波妹首先响应了,肖柯行的淫爪已经在她身上上下其行了,估计丫受不了。点了几首郑秀文、陈慧琳的快歌,大家就开始摇头晃脑,群魔乱舞了。肖柯行甚至抱着大波妹兴奋的跳上了台子。

    跳了五分钟,我已经热的满身是汗。看来这身子骨不是年轻的时候喽。加上刚才喝了不少饮料,其实酒喝的不多,因为酒里兑了绿茶,靠,已经下去了五瓶绿茶,真是糟蹋好酒啊。没办法,现在就流行这么个喝法。我得去洗手间放放水。我推开门出去,琦瑶也跟我走出来,她说送我到洗手间门口。这服务还真敬业到位啊。我说不用了,我只是出去透透气。

    放完水,通体舒畅。洗手完,我照了照镜子,理了理头发。旁边有个胖子也在照镜子,还在用手掐脸上的青春痘儿。嘿,看他那哼嗤哼嗤费力的样子,我乐了,打趣的对他说,“哥们儿,不错啊,还在青春发育期呐。”

    胖子看来是个米勒佛脾气,冲我笑了一下。这家伙怎么那么脸熟呢?我的脑子打了个转儿,这不是大学时住我们楼上的大胖嘛?那时我是406寝室,这土人住506室。大概他身体胖,容易出汗,人还挺勤快爱干净的,天天洗衣服,这挨千刀的洗的衣服总不拧干,每次都滴滴答答的水下来,把我们寝室的已经晒干的衣服淋的湿湿的,于是骂了几次。结果他的破习惯没改,倒是他经常到406寝室来,聊天,打牌,困了,找个没人的床就睡,有时候洗的衣服也就近在我们寝室晾了。他毕业后,就直接来了上海,也不和大家联系,谁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我打了他一拳,“大胖,不认识我了。周进。”

    大胖惊讶的表情,“是阿进啊。这世界真小,想不到咱们在这小小的洗手间碰面了。”